主页 > B猜生活 >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 >

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


创业于一九五○年的「六曜社」,依照如今的人气,已堪称是能代表京都的咖啡馆之一。坐落在河原町三条的十字路口附近,儘管「六曜社」地段良好,却数十年如一日,从不随波逐流地改变经营型态,或许这番坚持正是吸引众多客人光顾的原因吧。当周围的娱乐场所陆续朝低龄化发展,唯有这家店始终属于成人。虽然京都是不少老牌咖啡馆勉强营生的城市,但像这种从创业以来存在感始终不变的老店,如今已屈指可数。

奢侈品的作用

「六曜社」分成地上和地下两层楼。「一楼店」有沙发,适合与人聊天。「地下店」大多是独自一人坐在吧台,悠闲地享用老闆奥野修沖煮的咖啡。两层楼都只简单提供咖啡、非酒精饮料、早餐套餐和甜甜圈等咖啡馆的基本选项。

地下店的吧台数十年如一日,总是可以看到老闆修先生默默工作的身影。没有多余的攀谈闲聊,动作的娴熟俐落让人感觉到多年来专心一致做同一件事的美。整齐洁净的店内虽然没有任何装饰,但不可思议的是,在店里就算光坐着也不会感到无聊。如此独特的氛围,恐非一朝一夕能够酝酿出来的。虽然这家店和修先生都不多话,但我单方面从其姿态中感受到的矜持,总是令我带着清爽的心情步出这家店。

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
通往「六曜社地下店」的楼梯。这是一处带领人们远离尘嚣的场所|

我和老闆奥野修开始有交流,是数年前的事。那个时候,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下鸭的「yūgue」喝两杯。修先生每个星期四都在差不多的时间出现,然后匆匆乾杯后就潇洒地走人。我本以为他对「yūgue」格外情有独锺,不过一问之下才知道,修先生每天晚上离开「六曜社」后,都会根据「今天星期几」走访特定的店家。

在自己的店里当了一整天的老闆以后,一定要到别人的店里喝一杯再回家。待在店里的时间似乎占据了他人生中很大一部分。咖啡馆和酒馆都是专营「没有也活得下去」的奢侈品。这幺多年以来,他始终站在主客双方的立场,过着与这些店休戚与共的生活。

曾为「背景」的咖啡馆

修先生也是一名乐手。一九六○年代末期,他才十几岁,由于受到冈林信康和高田渡的影响,决定到东京体验当年风行一时的民谣现场演出。于是大约有一年的时间,他都在东京靠着当行动广告的三明治人过生活。

「十几岁的年轻人站在新宿街头背着看板,很容易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前来攀谈。有那种加入木下马戏团却不会任何技艺、结果下次再遇到就变成人妖的人;也有那种明明不是学生,却为了求学跑来东京,然后晚上工作赚钱,白天一直待在咖啡馆里读书的人。大家都很清楚自己想做什幺事,但都还在认真地摸索该怎幺做。咖啡馆对我来说,就是和那些人交流的场所。那个时候我的重心完全摆在跟人碰面、聊天,也从没在意店里的咖啡究竟好不好喝。当时的经历或许就是我对咖啡馆最初的体验吧。」

永岛慎二在青春漫画杰作《疯癫》(フーテン/筑摩书房)中描绘的新宿街头,据说就和修先生当年体验过的场景一模一样。当年被说是「疯疯癫癫」、无所事事的年轻人,成天泡在咖啡馆里高谈阔论、谈情说爱。爵士咖啡馆、深夜咖啡馆、爵士酒吧。作品中描绘了许多人群聚集的店,而店里总是会有一个沉默寡言的老闆,也许正在煮咖啡,也许正在摇调酒杯。在当年的新宿,主角是那些聚集在店里的客人,咖啡馆或酒馆不过是背景而已。

「最近越来越多人专程为了咖啡馆跑来不是,顺便走进店里。现在很流行那种叫『美食部落格』还是『美食指南』的东西对吧?虽然如此,但不管是这些、还是在部落格或推特上发文的人,大部分都是抱着填满美食地图的心态来到一家店,而且仅仅去过一次就自以为是地发表感想。其实每个人内心怎幺想都没关係,但如果把感想公诸世间,然后有人盲目地相信以后,开始对店家指指点点的话,这样就不太好了。」

(中略)

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
喘一口气,换个心情,这是间有如「中继站」的咖啡馆|
每个人都渴望「第三场所」

像咖啡馆或酒馆这种介于职场和家庭之间的另一个「场所」,社会学家雷・欧登伯格(Ray Oldenburg)称之为「第三场所」。这也是星巴克咖啡经营团队对其门市的定位,以及拿来积极使用的词彙。确实,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在家庭和职场之外,拥有一处能够做自己的场所。不过,修先生所说的「明治屋」和「第三场所」却有些微差异。

历史学教授布莱恩・西蒙(Bryant Simon)在其着作《除了咖啡以外》(Everything but the Coffee),经由採访以及实地调查,验证了星巴克自称「第三场所」的真相,并做出以下结论:

「自称第三场所的宣传行为、在门市播放的爵士乐、隔靴搔痒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品、精心设计的布告栏。藉由这些方式,星巴克主张自己是咖啡馆文化的继承人。」

上门的客人几乎都是想要独处的客人。不是为了和他人交谈,而是为了工作或念书,来此寻求既安全又有高级感的场所。产自同公司工厂的艺术作品、迴避政治和宗教议题的布告栏等。在十七到十八世纪盛行于英国的「咖啡馆」内,身为交流中心的老闆是不可或缺的人物,但在人工设计的「仿第三场所」中,却丝毫感受不到老闆的存在。

企业为了刺激消费而利用附加价值、基于策略考量提供「第三场所」,和由喜爱咖啡馆或酒馆的客人自然创造出的空间大不相同。像「六曜社」或「明治屋」这种店,因为持续招待街上需要喝一杯的人们,久而久之便成了「城市里不可或缺」的场所。

「听说最近京都不晓得哪里有一家连锁咖啡店,也开始限制客人两小时的用餐时间。这种想法简直是自取灭亡。虽然提高翻桌率是经营上很重要的事,但似乎不该由店家提出这种要求。以前的咖啡馆经营书里,也会提到一天最少要翻桌几次之类的原则,但营业额至上主义会让咖啡馆变得太视财如命。当然忙起来的时候,我们也不希望客人在店里坐太久,可是如果碰到看书看得正投入的客人,或是婆婆妈妈们聊天聊得欲罢不能,我们店里是宁可不要去打断他们的。」

像这种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或这种附属于城市的场所,当然有不合理的部分。同样的道理或许也可以套用在书店或出版业界吧。书是一种商品,但也是一种文化。因为有某些无法用理论说明清楚的「东西」,所以文化才得以传承下去。想让满载着广告的杂誌延长寿命,不应该把附送豪华赠品当作一种手段。

从修先生的姿态中,我重新体会到自己和书本——作为出版界人士「生活中的一部分」——应该如何密切地保持互动。但愿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依然能够站在书店的立场,把欣赏杂誌、小说、摄影集、艺术书籍等的「乐趣」传承下去。

作为一位民谣音乐表演者,同时也是一名生活家,修先生在自己作词作曲的《瑯琲尔迈悠国的咖啡店》中这样唱道:

「在今天工作开始的时候,还有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,也要来一杯每天一样香醇的咖啡。」

这杯咖啡不是刻意设计出来的「非日常」,而是日常生活中无法切割的一部分。这首歌,用短短几句话就说明了一切。

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 自家烘焙始于第二代老闆奥野修先生|


京都最具代表性的人气咖啡馆。
晚上六点以后,由修先生的哥哥负责经营酒吧。
地址:京都市中京区河原町三条下ル大国町三六
电话:075-241-3026

书籍介绍

《改变街区的独立小店》,时报文化出版

作者: 堀部笃史

透过京都最美书店惠文社一乘寺店店长堀部笃史的探访,我们见到边做边学,在常客挨骂下成长的居酒屋;作风自我,学习跟街区达成完美互动的书店;讨厌商业行为,想在消费时代过缓慢步调的古董店;不管销售好坏,只注重提供良好服务的唱片行;只想成为人们的落脚处,不想被美食部落客讚扬的咖啡馆……在这些独立店家的现场里,藏着小店们如何生存,又如牵繫起地方文化的提示。

咖啡馆是属于生活一部分的奢侈品,每个人都渴望的「第三场所」

相关文章水牛书店:梦想在故乡开一间书店,但不卖书 永乐座书店:我想经营一个「人与书相遇的空间」 三余书店:重新找回读者对阅读的热诚 穷人的京都:能够阻止「便宜就好」这种想法的,恐怕不是经济的力量,而是文化的力量吧 在一个「慢悠悠」不再管用的时代,更应该用狗的视野观察世界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